那一年我15歲,那是一個鮮花被普遍但不知何故理解的時代。朋友們稱之為。愛。我從未想過,也從未想過擁有它。然而,文的出現打破了我原本的一切。

那天我們在學校的走廊里相遇。他似乎有點害羞,但他在一群同學的鼓勵下說了那句話。那時,我可能被這突如其來的愛沖昏了頭腦。從那時起,在朋友的口中,我變成了我們。

我終于是第三個燈泡了。欠款& rdquo!

我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。我不知道這會對我有什么影響。我只知道一只小麻雀被上天保佑了。

接下來的兩周,我們會時不時地一起去。如果我們不見面,我總會感到有點失望。這是播種的季節,但我們必須收獲。這種任性的行為似乎最終會受到上帝的懲罰。

又一周的沉默,沒有深思熟慮,沒有同行。這是在校園里的又一次偶遇,但也因為我性格內向,我彼此保持沉默。然后。

不再有了。終于有一天,所有的罪惡都會接踵而至。寂靜的一周似乎是這一切的標志。那天晚上我剛掛了Q,文發了個短信說我要分手了。我慌亂而準確地敲了敲鍵盤,問他為什么。溫說他就要畢業了,想早點放棄。殘酷的現實會把我推下懸崖。我知道,文說畢業只是一個借口。我不夠漂亮嗎?還是我太冷了?這一切的恐懼只有文自己知道!

收到短信的那天晚上,我沒有哭。我只是一點一點地慢慢回憶和紋身這兩個星期。然后我笑了。因為我知道這一切遲早會發生,但上帝仍然關心我。僅僅兩個星期后,說沒有情感是錯誤的,但是當我們沒有永恒的愛的誓言和不離開的協議時,上帝結束了它。

是的,結束了。不會回來了。

畢竟,沒有成熟的水果是苦的!我希望我能忘記這一點。不好意思說出來愛,盡快忘記這一切。愛情之路。很早就來到這個世界的過路人。

本月第二天:極客2014

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