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新生)

秦漠溪呆看著剛剛消失的關東陵,皺起了眉頭。

對她來說,封存記憶沒什么大不了的。他寧愿她忘記所有的負擔和痛苦,重新開始。

只是,只是那個力量,當空元素如此豐富時,不是她。

這時,誰會覬覦她呢?

我越想秦漠·Xi的書,眉頭皺得越緊,這能殺死一只蒼蠅。

自從那天他在魔族中接受了魔族之王的遺產后,他現在是魔族的真正領袖,即使是大祭祀也只是輔佐他。

他最初被指定為繼承人,只有在一百年后他才能加冕。

如果變化不是來得太快,他現在仍然會感到放心。沒有必要處理地獄里的大事小事。

不,他想找到關銅陵,再次了解她,再次欺負她,逗她,再看看她。彌補所有沒有做過的事情和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。

問題是,她現在在哪里?

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

關銅陵的睫毛微微抖動,襯托出她蒼白的臉和睫毛下的淚痕,可愛極了。

溫看著她,眼神流轉。

為什么它如此之輕,以至于沒有一個生物那么輕,就像沒有靈魂一樣。

誰欺負了他的小家伙?

從剛才到現在一直在考慮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,而是一直在我的腦海中盤旋,困擾著我。

算了,不想了,不管是誰,讓他看著去死吧。

她自己絕對安全。

他覺得關銅陵的生命力正在慢慢消逝,于是他把關銅陵叫進了他的空房間。

果然,她的魔力消失了,只留下一層薄薄的精靈血。此外,她和人類沒有什么不同。

還有& hellip& hellip她太傷心了,不想在夢中醒來。

可悲的是,我對生活失去了信心。

傷心欲絕,失去了求生的欲望。

否則,她怎么可能在這么長時間后還沒有醒來呢?

你完成那個夢了嗎?

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

& ldquo藍色如果,你好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如果她面前的藍色在三個字還沒說完就消失了,那么只剩下微弱的黑暗聲音了。關桐,謝謝你,你已經完成了我還沒有完成的事情,那我就再也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。& rdquo

什么?這是什么意思?

關銅陵撇著頭。她覺得自己好像突然拿走了什么東西,放松了,但她覺得自己的心非常放松,整個人變得越來越放松。

似乎這就是一個人生命的重量?

那么,你現在是一個靈魂了?

她搖搖頭,好像要把這些無用的想法趕走。

當你再次抬起頭的時候,嗯?精靈長老、貓和菲克林,許多人,許多記憶。

這些都是我認識的人。

你從哪里知道如此龐大的網絡?

然后,那些人也消散了,似乎成了霧的一部分,擋住了她的視線。

當蓮然漫步在空時,她看到她嘴角掛著微笑。

當時,她沒有注意,甚至冉的最后一個微笑,奉承了整個生活,傾斜全國城市。

但是現在,看著這個垂死的人,她只覺得自己在看著逝去的云,心中無動于衷。她為什么不悲傷?

只覺得,這樣的微笑,這樣美麗的眉眼,為什么會消失在世界上?

很遺憾,這個世界僅僅因為它自己而失去了一個如此美麗的人。

她眨了眨眼,感覺自己同時失去了記憶-& hellip;& hellip智商下降!!!

難道,失去那些經歷,她的天性,就這么愚蠢嗎?!

呃?

在他面前,薄霧瞇起了眼睛,他什么也看不見。

她覺得自己的身體,就像在水里一樣,承受著巨大的壓力,從四面八方擠壓著她,仿佛要把她壓垮。

她平靜地接受了,讓壓力擠壓著她。

等等,為什么,還有一個人她沒見過。

她還沒見過& hellip& hellip

秦漠·Xi。

為什么,你不讓自己見見他?

這是你自己的夢想嗎?

那么,是不是下意識地不想見他?

關銅陵苦笑酸地扯開了。現在,在這種情況下,他說出他正在制造什么樣的麻煩。

難道,她連扮演高冷的角色都不會死,難道,這輩子就這樣被戲弄到底了。

不要打開森!

這樣想著,關銅陵閉上了眼睛,感覺身體會慢慢浮出水面。

一切都結束了,她和他,沒有緣份。

這種想法,并不可悲。

秦漠溪& hellip& hellip

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hellip

& ldquo秦漠溪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無意識的夢幻。

文怡皺起眉頭:還這么想他嗎?& rdquo

他甚至沒有保護你。我一開始跟他說了什么?

文怡這樣想著,蹲下身,摸了摸關銅陵的臉。

她是這個世界上他最關心的人。

說起來,他似乎只認識她(文怡:&拉爾;-& larr;拿出來。

唉,這個女孩的皮膚如此白,她的頭發如此長,她看起來如此美麗& hellip& hellip

然后& hellip& hellip

關銅陵從夢中醒來,睜開紫色的眼睛。他看到的是文怡的臉。

所謂便宜帥便宜帥,雖然你認為他便宜,但你還是得承認-& mdash;& mdash人家閻值的離譜!!

如果關銅陵還保留著她以前的記憶,她一定會吐出一頓大餐的這張越來越近的臉。

但是& hellip& hellip

不會比以前多了。

& ldquo你是誰?& rdquo

大眼睛閃了幾下,扇了幾下,文怡似乎感覺到了風從眼睛里吹來。

他是& hellip& hellip容易誤解=-=

事后諸葛亮發現后,他沒有退縮,而是考慮了另一個問題-& mdash;& mdash你是誰?

你什么意思=-=

沉思了一會兒,文怡的眼睛閃著一種無法凝視的亮光。他用穩定而令人信服的語氣慢慢說道:你叫關銅陵。你是血猛島最正統的靈魂。你是個圣人。你是我來自文怡的朋友。& hellip& rdquo

什么?。。

他應該說爸爸(啊,你好!!!你滾啊你好),還是朋友。

或& hellip& hellip

關童靈似乎能感覺到他可疑的停頓,但她只是失去了記憶,并沒有變得愚蠢。

& ldquo什么?& rdquo

& ldquo我是你的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嗯,文怡承認,看著關銅陵迷人的小臉,他真的沒有臉把& ldquo我是你的父親這種話出口。

我顯然還是一個迷人的少年。嘿,我沒那么老。嘿,嘿,嘿,嘿,嘿,嘿,嘿。)╯︵┻━┻。

然而,很明顯,這種精神是在他的推動下創造出來的。他也不是精靈。他怎么知道自己會變成一個精靈?

& ldquo昂,我是你哥哥。& rdquo最后,文怡仍然厚顏無恥地說了出來。

& ldquo哦。& rdquo關銅陵垂下眉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文怡揉了又揉關童的棕色長發,直到它變得蓬松。他的臉被寵壞了,人們無法懷疑他的話。

& ldquo哥,我想休息。& rdquo關銅陵揉了揉眼睛,覺得自己的頭腦不太清醒,有點迷糊。

& ldquo是的。

& hellip& hellip

幾天后。

關童靈呆在自己的窩里。

她穿著精靈最喜歡的長袍,坐在樹上,兩條長腿懸空,看著文怡躺在院子里的沙發上。他的手合上了書,他的臉很溫和,他的眉毛和眼睛都在微笑,時間似乎已經在他身上停留了。寂靜的氣氛。

& ldquo兄弟?& rdquo關童從樹上跳了下來,她是一個小家庭的妹妹,也是一個難得的嬌弱的女兒。然而,前提是她因為直接從野生水杉上跳下10米而被忽略。

文怡非常舒適。

關銅陵曾經在世界上相處得很好。他選擇了這樣一個家庭。哎呀。

這里也有這些植被,可能是因為她是精靈,郁郁蔥蔥。從外面看,這里沒有房子的跡象。

它仍然是一所大房子。

& ldquo怎么了?& rdquo

& ldquo水杉剛才對我說,幾天后將是精靈們朝圣的日子。你認為我應該回去嗎?& rdquo

文怡一大早就知道關銅陵與植物交流的能力。他沒有多想。他只認為這是作為一個精靈的必要技能。

至于& hellip& hellip朝圣?

那是什么?

文怡嚴肅地看著關彤玲,示意她說得更具體些。

& ldquo昂,我聽說血腥的島嶼以前經歷過戰爭。這一次他們贏了,他們自然應該崇拜精靈神。& rdquo關桐說著,走到文怡身邊,& ldquo哥,你說,我想回去嗎?& rdquo

回來?

文怡想,笑得更厲害了。

魔鬼又回來了。來吧,女孩,我不會回來,我不會預約。

關銅陵原本是他自己的。所有的精靈都被搶劫了,因為他們不知道什么是對的,什么是錯的。畢竟,呆在一個空的房間里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得很累,即使是愉快的。他不能強迫關童接受,陪他這么久。

不過,你丫的,搶了給我好待遇。現在記憶喪失沒有魔力了。把它扔給我是什么感覺?

文怡認為這是不可接受的。他天生對管理以外的精靈沒有好感!

& ldquo是的,但我不是精靈嗎?原則上,有必要回到崇拜精靈如精靈神的偉大事件。& rdquo

文怡看到關銅陵想回去參加這個有趣的活動。

& ldquo不,不,再過幾天學校就要開學了。你怎么回學校?& rdquo

事實上,文怡無意讓關彤玲去上學。他只是想找些東西把關童綁起來。

& ldquo呃,我是精靈,為什么我要去人類研究?。。& rdquo

& ldquo因為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文怡此刻無法解釋。

他能說什么?

& ldquo因為,關童是人類世界里種下的精靈,自然是要,人做什么就做什么。& rdquo文怡心不在焉的回答。

關銅陵感知他人心態的能力尚未消散。迷迷糊糊中,他覺得被騙了,什么也沒說就回到了樹上。他繼續和水杉說話。

文怡知道關銅陵看到她這樣很生氣。

但他不想把關銅陵推回精靈族。好不容易自己可以不用這么孤單,有個妹妹會給自己寵壞,現在還人家還嗎?

他愚蠢地回去了。

于是,半個月后,穿著新校服的管童,又出現在原來的貴族學院里。

文怡能很好地處理事務。什么程序容易處理?

果然不出所料,在一千年里,兩小時空破解的法則已經被提煉出來,妙趣橫生。

關銅陵最初在這里學習。

我以前也請假過。

只是這個節日專欄充滿了& hellip& hellip這個日期總是有點遙遠。

不過沒關系,回去吧,永遠這個詞是不受限制的。

于是關銅陵回去研究沒有營養的東西。

即使她失去了一半以上的記憶,她天生聰明,在學校也相處得很好。

& ldquo兄弟,我們今天出去玩好嗎?& rdquo

文怡上下打量了幾眼關東陵的打扮,面色凝重的關東陵有些心顫。

關銅陵今天穿著非常俏皮的衣服。她和一個年輕女孩有著同樣的心態。

里面有襯里,外面是開領t恤,t恤卻硬生生的穿成了斗篷,文怡真是醉了。

頭上有一條藍白相間的發帶,上面襯著關童的棕色頭發和長長的腰毛。它有獨特的魅力,對女孩來說溫柔可愛。文怡給的發夾仍然很舊,即使它不違背他的意愿。

這雙鞋是白色的帆布鞋,年輕而充滿活力。

看了很久之后,文怡考慮了一下這句話,慢慢地說:事實上,關童,你可以不經意地上街。沒錯。沒錯。& rdquo

& ldquo幻想& rdquo這個詞有重音。

文怡覺得關銅陵真的沒有安全感。

當她出去玩的時候,如果她穿成這樣,如果她不雇傭小偷,她就得雇傭他們。

他不想關童被別人偷走。

& ldquo不,我認為它看起來不錯。& rdquo

& ldquo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感受著低氣壓,關銅陵不得不換上更長的褲子和衣服。

看著關銅陵關上門,嘆了口氣。

估計,秦漠溪那家伙,不會再打擾了。

關銅陵,關銅陵,你知道你有價值嗎?

第二天:蔣慶歡

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