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中一年級已經正式開始上課,老師開始分配座位。

& ldquo小琪,我必須和你在一起。& rdquo那翔在小琪耳邊低語。

小琪害羞地縮了縮身子,笑了:讓我們看看老師是如何分配的。& rdquo

& ldquo葉小七!& rdquo老師報了小琪的名字。

那翔緊緊地握著小柒的手。

& ldquo敬。& rdquo小琪回答道。

& ldquo你和& hellip& hellip& rdquo老師低頭看著名單。你和李梅偉坐在一起。& rdquo

那翔非常生氣,緊緊地抱著小琪。小琪不得不張開手。小琪坐在李梅偉旁邊。李梅薇對她笑了笑。小琪應該報以微笑。

& ldquo你叫葉?& rdquo李梅偉看了看桌子上寫著名字的牌子。

& ldquo是。小七應道。

& ldquo你真可愛。& rdquo李梅偉笑道:

& ldquo謝謝您小琪害羞地笑了。

當那翔看著小琪的時候,小琪和李梅偉開心地笑了。那翔非常生氣,以至于沒有聽到老師叫她。

& ldquo蘇!& rdquo老師又大聲喊道。

那翔皺起眉頭,不高興地站了起來。為什么?& rdquo

老師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。這不是昨天叫她離開的那個女孩嗎?老師也不想有太多事情要做,直接說:你和林友燕坐在一起。& rdquo

那翔看了一眼那個叫林友彥的男孩。林友彥沒有看那翔。他在看另一個人!

& ldquo不要。& rdquo那翔大氣的一揮手。

所有人都驚呆了。這位老師看起來不容易相處。她太大膽了。

& ldquo為什么?& rdquo老師摸了摸她的眼睛。

& ldquo我不想和那個人坐在一起,那個人也不想和我坐在一起。& rdquo那翔把手放在胸前。

& ldquo哦?& rdquo老師看著已經看著老師的林友燕。

& ldquo老師& hellip& rdquo那翔突然平靜地笑了。那些不知道這感覺如此美好的人,當面對這個微笑的人時,他們開始出冷汗,就像我們柯葉一樣。

老師再次撫摸她的眼鏡。為什么這個女孩如此可怕,以至于她仍然假裝平靜。嗯?& rdquo

& ldquo我想和葉坐在一起。& rdquo那翔說。

老師看著小琪。

& ldquo老師,如果你不讓她和小琪坐在一起,你會受重傷的。& rdquo柯野好心地提醒我。

那翔立刻瞪了過去,柯爺好像沒看見。

老師再次撫摸他的眼鏡。這是& hellip& hellip& rdquo她可以看到那翔有多強大,更不用說她昨天打的那場比賽了,但是老師怎么能一次又一次地遷就學生呢?

那翔看出了老師的困境,說道:老師,如果你讓我和小琪坐在一起,我會跳樓的!& rdquo

結果,為了學生的安全,老師允許學生調換座位,老師立即抓住了同樣的一根救命稻草。好了好了,你跟葉坐!& rdquo

那翔心滿意足地讓李梅偉讓開,在小琪身邊坐下。小琪笑著說:你真的是!& rdquo

那翔說:我說過我們會在一起的!& rdquo

& ldquo老師& hellip& hellip& rdquo伊春站了起來。

老師剛擦完一身冷汗,就又站了起來。她覺得自己快要暈倒了。怎么了?& rdquo

& ldquo我和林友彥會坐下。& rdquo易春說。

& ldquo嗯哼,好吧,好吧。& rdquo老師立刻開心地笑了。

高野拉了一春一拉:我該怎么辦?& rdquo

易春撿起書包,丟下下面一句話:& ldquo保重。& rdquo

& ldquo你!& rdquo柯葉半死不活地起身,看見那翔在這邊做鬼臉。

伊春坐下后,他禮貌地對林友彥笑了笑。林友彥不知道他來的目的。至少他不會無緣無故地獨自坐著。

柯葉很不服氣,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制造麻煩。最后一個座位是固定的:高野在最后一排,獨自坐著;高野的前面是易春和林友彥。易春的前面是小琪和那翔。

老師開始上課。事實上,這不是一個班級,它是介紹學校建筑的歷史等等,這使得學校自吹自擂!

柯野和那翔直接上床睡覺了。只有小琪、易春和林友彥在認真聽著。不,只有小琪仔細聽著。易春看著林友誼,因為林友誼從頭到尾都在看著小琪。這是春很久以前發現的。從他站起來的那一刻起,林友誼就開始看著她。這也是易春調走的原因。

& ldquo那翔,你在做什么?& rdquo易春看到那翔偷偷在小琪的座位上坐了很久,甚至不時笑了笑。

& ldquo啊?& rdquo那翔回頭看了看伊春。

易春只看到桌子上有一個小鉛筆盒。你在做什么?& rdquo

& ldquo呃&hellip。& hellip沒什么& hellip& hellip我覺得& hellip& hellip小琪的鉛筆盒非常漂亮!& rdquo那翔笑了。

柯野在后面睡眼惺忪地回答說:看到她那樣笑肯定不好。& rdquo

林友彥沒有說什么,只是看了看書,從他的角度來看,正好看到了那翔放進小琪鉛筆盒里的蟲子。

小琪從辦公室回來了。坐下后,那翔偷偷看了一眼鉛筆盒,說道:小琪,我的鋼筆沒水了,請接我。& rdquo

& ldquo你自己拿吧。& rdquo小柒頭也不抬應道。

后面的三個人都知道那翔做了什么。看到那翔的失敗,三個男孩都笑了。

& ldquo我不知道是哪一個。& rdquo那翔仍然不愿意放棄。

小琪回答說:哦。& rdquo然后關閉你的作業,把你的筆扔給那翔:給你。& rdquo

后面的三個人再也堅持不住了。柯先葉笑道:那翔盯著過去。

& ldquo怎么了?& rdquo小琪回頭看著笑著的三人組。

& ldquo小琪,別理他們。我在你的鉛筆盒里放了些東西。看看它。& rdquo那翔說。

& ldquo東西?& rdquo小琪拿起鉛筆盒,準備打開它。

林友彥抓起鉛筆盒說:小琪,別看,這是條蟲子。& rdquo

那翔睜大眼睛看著林友誼:你看到了!& rdquo

小琪憤怒地看著那翔。那翔知道她背叛了自己,用一聲傻笑捂住了嘴。

& ldquo蘇!!& rdquo小柒瞪著那翔。

& ldquoZha & hellip發生了什么& hellip& hellip& hellip& rdquo哦,不,小琪生氣了。那翔想哭。

小琪在教室里追趕那翔。這三個沒有幫助。他們知道那翔永遠不會對小琪發脾氣。兩人直到上課才停止。小琪說:不要在我的鉛筆盒里放更多的蟲子!& rdquo

林友燕把鉛筆盒里的蟲子處理掉,順便拿了他放進去的紙條,但他還是沒有勇氣讓她看到。

林友燕把鉛筆盒還給小琪。小琪打開鉛筆盒。里面只有鋼筆和尺子。那翔看著林友彥,不知道他是怎么扔掉自己寫的紙條的。那翔也看了紙條的內容。事實上,她已經看過了。

不知道為什么,和柯野每天都像被沉睡的神靈附體一樣上課。他們睡得很黑。

小琪看著講臺上的老師,低頭推了推睡得像豬一樣的那翔。

& ldquo那翔&赫利普;& hellip醒醒& hellip& hellip& rdquo小柒小聲說道。

那翔不理她,轉過頭去。

老師似乎看到了小琪的小動作,從講臺上走了下來。

小純急了,推開那翔,那翔把小純的手拿開。

& ldquo那翔&赫利普;& hellip老師在這里& hellip& hellip& rdquo老師站在小琪身邊,撫摸著他的眼鏡。小琪補充道。

那翔坐了起來,根本沒有醒來,抬頭看著老師:老師& hellip我困了,就休息一會兒& hellip& rdquo

小琪非常害怕老師的突然爆發,小心翼翼地看著老師的表情。老師再次撫摸她的眼睛,沒有說話。她準備繼續上課,但發現最后一排趴著的高葉在睡覺。

& ldquo媽媽啊,睡眠是如此傲慢& hellip& rdquo湖南巫娜戴著嘴笑。

老師走到柯葉面前,看著他。

林友彥回頭看了高野一眼,壞壞地笑了笑,突然搖了搖高野的桌子大喊:& ldquo科勛爵!地震!快跑。& rdquo

高野立即站了起來,準備尖叫著跑出去,卻發現老師站在他身邊。他環顧四周。學生們看起來好像在看一場精彩的表演。他也明白了,瞪了一眼林友彥。

老師撫摸著他的眼鏡說:Keye &hellip。& rdquo

高野立即打斷了老師的話:老師,不要問我你剛才說了什么。我在睡覺,你知道我回答不了。& rdquo

老師張開嘴,沒有說話,回到講臺上講課。

那翔趁老師不注意,扔了張紙條給柯野。

柯葉打開紙條:柯葉,你的頭發睡著了。

柯野抓著她的頭發,看見那翔在朝自己做鬼臉。她真的很生氣。

下課& hellip

& ldquo蘇!不公平!& rdquo科伊把紙條放在那翔的座位上。

& ldquo啊哈?& rdquo看了柯一眼,示意他繼續。

& ldquo直到我看到你睡著了,我才睡著。他們說你沒有被老師盯著。& rdquo柯野捏了捏她的腰,說道。

那翔微笑著捋了捋頭發:看著我,我剛剛醒來,沒有睡覺,我的頭發還是柔軟的!& rdquo說完,瞪了柯爺一眼,& ldquo哪像你,醒來就像剛從床上爬起來。& rdquo

& ldquo你& hellip& hellip你& hellip& hellip& rdquo柯葉指著那翔,說不出話來。

& ldquo我& hellip& hellip我& hellip& hellip& rdquo那翔做了個鬼臉學著柯野的樣子說道。

& ldquo好吧,別爭論了,喝杯咖啡提神。& rdquo易春和林友燕從教室外面進來,把咖啡扔給那翔和柯野。

& ldquo小琪,喝牛奶。& rdquo& ldquo小琪,喝可樂。& rdquo林友彥把牛奶放在小琪的桌子上,易春把可樂放在小琪的桌子上。

三個人都驚呆了。

& ldquo那個& hellip玩得開心& hellip& rdquo林友誼苦笑著拿回了牛奶。

小琪為林友彥感到有點難過,也為他感到難過。他連忙說道:我想要牛奶。& rdquo

林友誼高興地把牛奶遞給小琪。

& ldquo可口可樂怎么樣?& hellip& rdquo易春有點沮喪。

小琪喝了牛奶,抬頭看著怡春,把牛奶端了過來。我也是。& rdquo

伊春輕輕點點頭,回到座位上。

柯野和那翔喝著咖啡,饒有興趣地看著三個人。

類別& hellip

林友彥把筆記本搬到怡春那里。易春低頭看著筆記本上的字:我贏了。

易春看著林友誼,林友誼笑了。易春很快寫道:暫時。林友燕看了看伊春的回答,又看了看伊春毫無表情的臉。他默默地收起筆記本,沒有回答。

& ldquo啊呀&hellip。小琪&赫利普;不再是& hellip& rdquo那翔捂住她的頭,拍了拍小琪。

& ldquo怎么了?& rdquo小琪關切地問道。

& ldquo如果我不睡覺,我會死的& hellip& rdquo那翔說。

小琪怒視著那翔:不睡覺。& rdquo

& ldquo如果我睡著了,你必須叫醒我& hellip& rdquo那翔苦著臉說道。

& ldquo啊哈。& rdquo小柒淡淡說道。

小琪看著那翔,當那翔的臉離書十厘米時,她猛地抬起頭。

那翔捂住她的脖子說:死去的女孩,會死的!如果我的脖子斷了怎么辦?& rdquo

小而單純的微笑。

一天一天,當那翔快要睡著的時候,小琪會戳那翔,那翔會醒一會兒,堅持一會兒。

上課前,小琪總是對那翔說:上課睡覺會吵醒你!& rdquo

那翔微笑著回應道:我知道。& rdquo

& ldquo小琪,新發布的小籠子包!趁熱吃吧!& rdquo那翔提著兩箱小籠子從教室門口走進來,踩著早讀鐘。

小琪坐在她的座位上,抬頭看著她,回答說:啊哈。& rdquo

那翔把小籠子放在桌子上,拿出筷子,遞給小琪。她試探地看著小琪的臉。

小琪拿起筷子,拿起一個小饅頭吃。然而,他心煩意亂,嘗起來像嚼蠟。

那翔吃了小饅頭,給小琪弄了些醋,然后說:怎么了?你心情不好嗎?& rdquo

& ldquo嗯?& rdquo小琪看著那翔,好像沒聽見那翔說什么,突然把小饅頭吐在嘴里。

那翔連忙拿出紙巾:怎么了?& rdquo

& ldquo金吉兒&hellip。& hellip& rdquo小純擦了擦嘴,笑道:

那翔轉動著眼睛:如果你以前剛吃過生姜,你會感覺到的。現在你只說你吃了姜。& rdquo

小琪沒有說話,繼續吃飯。

& ldquo喂,怎么了?& rdquo那翔問道。

& ldquo沒關系。& rdquo小純漠然答道。

& ldquo快說。& rdquo那翔放下小琪的筷子。

& ldquo沒什么!& rdquo小琪放下筷子。

那翔沒有說話,盯著小純。在那翔的眼里,小琪知道他無法隱藏它。

& ldquo我今天早上看到了& hellip& hellip一個何春& hellip& hellip李梅偉在早餐店一起吃了早餐& hellip& hellip& rdquo小琪揉了揉眼睛,覺得癢。

那翔大吃一驚,眼里閃過復雜的情緒,她繼續吃著小饅頭。嗯& hellip& hellip你生氣了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小琪臉紅了,點點頭:我感到如此痛苦和憤怒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那翔嘴角上揚:嗯& hellip& hellip你喜歡他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小琪驚恐地看著她,再次低下頭,低聲對她說:嗯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& ldquo嗯& hellip& rdquo那翔應了一聲。

小琪繼續吃著小饅頭。他們倆都沒說話。小琪覺得那翔笑得太厲害了,她強迫自己微笑& hellip& hellip

他們兩個吃完東西,開始讀書。柯葉剛剛走過來,拿出課本,搖著頭讀了起來。

我已經讀了超過一半的時間。易春和李梅偉也沒來。小琪有點擔心。那翔盯著課本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柯葉不時看著那翔,見那翔有點不對勁。林友燕看出了小琪的擔心,看了看他旁邊的座位,嘲諷地說:王一淳,王一淳,為什么沒有你你能吸引小琪和海莉?& hellip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但他們不會注意到對方的& hellip& hellip

這時,易春和李梅偉氣喘吁吁地趕到了。

小純終于放下了心,李瑟娥梅薇又黑了臉;那翔看著伊春,直到伊春坐下。林友誼不屑地看了他一眼;柯野打了他一頓,問他是怎么跟李梅偉一起來的。

林友誼小聲對易春說:約會怎么樣& hellip你知道小琪生氣了嗎?& rdquo

語氣充滿嘲諷,張淳敵意的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小純復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心里大叫不好。

下課& hellip& hellip

& ldquo來吧,來吧,吃糖,吃糖& hellip& hellip& rdquoKoye從書包里拿出幾個棒棒糖,分發給幾個人。

林友彥接過糖果,笑了:你喜歡糖果嗎?& rdquo

柯野瞪了他一眼,干笑了幾聲。

小琪低頭看著書,根本沒有看春。

& ldquo小琪&赫利普;& hellip& rdquo易春的聲音很低,聽起來很弱。

& ldquo嗯?& rdquo小琪仍然沒有抬頭。

& ldquo當我今天早上來的時候,我遇見了李梅薇& hellip& hellip她說她不能寫任何主題& hellip& hellip他邀請我再次吃早餐來感謝我& hellip& hellip他說他把東西忘在家里了& hellip& hellip拉我陪她回家去拿& hellip& hellip經過漫長的考驗& hellip& hellip& rdquo易春似乎很放松,說道。

第二天:王曉燕

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