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年前,他帶著人去洛陽看牡丹。

許多年前,他帶著那個人去巴黎長安看看。

許多年前,他帶這個人去南疆欣賞美麗的樹木。

許多年前,他帶著這個人去了樓蘭白古城。

許多年前,他曾帶那個人去長江以南劃船。

許多年前,他帶領這個人在沙漠中尋找孤獨的城市。

很多年前,他帶著那個人和我陪你去岳陽看世界。

如今尸骨已枯,迷人的洛陽城不再微笑。

現在骨頭已經枯了,長安的舞蹈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
現在骨頭已經枯萎,不再有南疆的模糊形象。

現在骨頭都枯萎了,樓蘭的異國文化也不復存在。

現在骨頭已經枯了,江南的柔美也不見了。

現在骨頭已經枯了,沙漠里的沙礫再也看不見了。

現在骨頭都枯了,岳陽的琴聲也聽不見了。

所以,回來吧。

第二天:唐文姬

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