訴說,沒有人可以解釋,但只是敷衍的偽裝,無奈,已經痛苦,為什么,只是一個簡單的幸福,是如此難以找到。

拼命尋找,但是-& hellip;& hellip為什么只有眼淚才能回報的痛苦和困惑的夢會在逆境中枯萎?夢想的美麗只有在逆境中才會綻放。

第二天:張恒英

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